肇事司机躲深山14年终落网,假军车与摩托车相撞

作者:社区服务

湖州2月26日电26日记者获悉,浙江省湖州市安吉县“2005.8.15”重大交通肇事逃逸案告破。驾驶假军车与摩托车相撞致2人死亡,后逃逸躲藏深山老林14年的肇事司机叶某在广州落网,目前已被警方押解回安吉。

图片 1 图片 2

两车相撞2人死亡 肇事司机弃车逃离

事故现场

2005年8月15日19时50分许,安吉县110指挥中心接到群众报警,称长赤线南北庄芝村路段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辆平板大货车与一辆摩托车发生碰撞,摩托车上两人受伤严重,流血较多,无法动弹。

图片 3

接警后,时为安吉县交警大队交管股民警童炜炜、王月华火速赶往事故现场,发现摩托车驾乘人员马某、王某已当场死亡,肇事平板大货车驾驶员已弃车逃逸,去向不明。

肇事司机叶某

“平板大货车外观上像军车,悬挂的车牌疑似军牌,交警在驾驶室找到一本驾驶证,证件人姓名为叶某。”安吉县交警大队事故中队中队长方金意介绍。

2月26日讯记者从县公安局获悉,历经14年连续不断追逃的“2005.8.15”重大交通肇事逃逸案最近告破,逃逸14年的肇事司机叶某在广州落网。至此,县交警大队重大交通肇事逃逸案清零,受害人家属得以告慰。

随后,交警部门立即对外围展开走访调查。从一家竹胶板厂得知,民警得知平板大货车驾驶员叶某此前曾驾驶该车到该厂拉过两车货物,运往上海某竹胶板销售市场。事发当晚,叶某跑到该厂声称车辆坏了,让厂里叫其他车辆拉货,随后离开。

案情回顾:两车相撞2人死亡肇事司机弃车逃离

交警部门根据事故现场痕迹得知,大货车在两车交会时占道行驶,且该车当时为超速行驶,摩托车没有刹车痕迹,两名驾乘人员均未戴安全头盔。

县交警大队事故中队中队长方金意介绍,2005年8月15日晚上7点50分许,110指挥中心接到群众报警称,长赤线南北庄芝村路段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一辆平板大货车与一辆摩托车发生碰撞,摩托车上两人受伤严重,流血较多,无法动弹。

综合事故现场勘查情况,交警在划分事故责任时明确,平板大货车驾驶员负事故主要责任,摩托车驾驶员马某负事故次要责任。

接到报警后,时为县交警大队交管股民警的童炜炜和王月华火速赶往事故现场。摩托车驾乘人员马某、王某已当场死亡。

图片 4 肇事假军车。安吉警方提供

更令人气愤的是,平板大货车驾驶员已弃车逃离。平板大货车外观上像军车,悬挂的车牌疑似军牌,交警在平板大货车驾驶室找到一本驾驶证,证件人姓名为叶某。

假冒军车假驾照 14年后广州落网

交警当晚立即对外围展开走访调查,从一家竹胶板厂得知,平板大货车驾驶员叶某此前曾驾车来拉过两车货物,运往上海某竹胶板销售市场。事发当晚,叶某跑到该厂声称车辆坏了,让厂方改叫其他车辆,随后去向不明。

“2005.8.15”重大交通肇事逃逸案发生后,安吉县公安局高度重视,迅速成立专案组展开调查、追捕肇事者。

交警部门出示的事故现场图显示,事故路段为无道路中心线的乡村道路,且是一处弯道。当时交警根据肇事平板大货车的停车位置及两后轮制动拖印的起点位置得出结论:平板大货车在与摩托车交会时占道行驶;同时根据平板大货车后轮制动留在马路上的两条拖印长度得出结论:该车当时的最低车速为53.95公里/小时。

“由于肇事平板大货车悬挂南L18566号牌,且驾驶证号也是军队内部编号,我们立即赶赴南京、上海等地调查,由某军区交通运输部证实该车车牌和驾驶证均系伪造。”安吉县交警大队副大队长段前明说,因未查询到肇事车辆车架号和发动机号,所以肇事车辆的来源成了一个谜。

方金意解释,根据道路交通法实施条例的相关规定,此类道路,机动车最高行驶速度为40公里/小时,由此可见,平板大货车当时系超速行驶,同时违法占道行驶。

但根据伪造的假驾照,警方查找到了叶某的个人信息,确定其为福建省政和县人。随后,安吉警方通过网上追逃、技侦等手段对叶进行追捕。

此外,交警在事故现场对事故摩托车进行勘查发现,该车没有刹车痕迹,且现场未发现安全头盔。据证人王先生证实,当时由马某驾驶摩托车,王某坐在摩托车后座,摩托车离开他家时两人均未戴安全头盔。平板大货车左后轮制动拖印点距道路北侧柏油路边还有1.5米的距离,在这个范围内,二轮摩托车可以通过。

“在叶某逃躲期间,我们除了上门督促叶某家属劝其投案自首,还动用了可以利用的一切力量,多次奔赴上海、福建、江苏、江西等地对叶某进行布控,总行程达上万公里。”段前明说。

方金意表示,二轮摩托车在两车交会时,未提早采取措施减速慢行,且未佩戴安全头盔,发生交通事故后,加重了损害后果。经法医验尸报告证实:马某、王某因交通事故造成颅脑损伤死亡。

由于条件限制,加上叶某反侦察能力极强,十多年来,案件一直没有实质进展。安吉县交警大队本计划2018年春节再次奔赴叶某老家追逃,结果却在腊月廿九晚接到广州铁路公安处电话,称叶某已在广州落网,并对14年前的违法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综合事故现场勘查情况,交警在划分事故责任时明确,平板大货车是造成事故的主要原因,驾驶员负事故的主要责任;马某驾驶二轮摩托车未戴安全头盔,遇情况未确保安全,负事故的次要责任。

随后,安吉县交警大队立即安排警力前往广州,并于2月8日将叶某押解回安吉。

警方追逃:假冒军车假驾照年年追捕不放弃

图片 5 事故资料。安吉警方提供

县交警大队副大队长段前明介绍,当年该起重大交通肇事逃逸案发生后,县公安局高度重视,迅速成立了专案组展开调查。

深山老林躲藏14年 半夜常被噩梦惊醒

专案组民警从肇事车辆牌照、驾驶员、驾驶证等方面入手调查。肇事平板大货车所悬挂的南L18566号牌,且驾驶证号也是军队内部编号。因此,专案组民警赶赴南京、上海等地调查车辆来源。某军区交通运输部调查证实该车车牌和驾驶证均系伪造。同时,上海市交警总队车管所未查询到肇事平板大货车车架号和发动机号,所以该肇事车辆的来源一时成谜。

面对肇事地民警,叶某如实交代犯罪事实。叶某称,肇事平板大货车是在事发前3个月,其妻子在二手车市场买来给他拉货养家糊口。

但根据伪造的驾驶证,警方还是查找到了叶某的个人信息。叶某是福建省政和县人,该县与浙江省庆元县相邻。通过福建省政和县警方协查,以及刑侦大队对平板大货车驾驶室相关痕迹进行检测,最后确定,叶某就是肇事司机。随后,警方通过网上追逃、技侦等手段对其进行追捕。

为节省过路费、行车方便,叶某通过电线杆上张贴的小广告,花钱买来假军牌、假驾照。然后自己又买了油漆将车辆外观刷成“军车”模样,之后便在上海及周边省市跑运输。

在叶某逃躲期间,县交警大队从未放弃过对其的追逃。除了上门督促叶某家属劝其投案自首外,还动用了当时可以利用的一切力量,先后组织精干警力,并协调刑侦大队及外省市县公安力量配合,多次奔赴上海、福建、江苏、江西等地对叶某进行布控,总行程达上万公里。追逃组围绕叶某的社会关系、可能的出逃路线、落脚点开展了密集的走访排查,前后共走访调查上百人。

回忆起当年的交通事故,叶某仍记忆犹新:“那天开车到安吉,天黑不久,事发路段是个弯道,道路两侧都有行人,当时驾车时速大概五、六十公里,对面突然驶来一辆摩托车……”

由于条件限制,加上叶某反侦察能力极强,十多年来,案件一直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因此过去这些年,说起这起重大逃逸案,交警心情特别沉重,但他们坚信终有柳暗花明的一天。

叶某称,由于路不宽,他不敢往路边避让,生怕撞到行人,只好踩刹车,但两车还是发生碰撞。下车查看时,发现一人被撞倒在路边排水沟里,一人躺在路上,两个人流血很多、毫无反应。意识到出了人命,叶某心里害怕,便悄悄离开。

据介绍,县交警大队计划今年春节再次奔赴叶某老家进行追逃,结果在春节前一天有了意外的惊喜。

“我当时不敢面对发生的一切,给老婆打电话说了事故后,就把手机扔掉翻山逃跑了。”叶某走了一晚夜路翻山到另一个村,买了一床被子、一张地图,便一路步行,朝南边福建政和县老家方向逃躲。

2月3日晚,县交警大队法制中队民警王月华接到了广州铁路公安处的电话,称叶某在广州落网,并对“2005.8.15”重大交通事故肇事逃逸的违法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知道各条线路上肯定布控了警力,所以叶某不敢乘车,也不敢住旅馆。大概走了一年多,来到浙江丽水和福建交界的深山老林,期间靠捡垃圾、乞讨维持生活。

2月6日,县交警大队立即安排警力前往广州,并于2月8日将叶某押解回安吉。

叶某说,担心被抓,他不敢回老家,也不敢到集镇、县城去,一直在偏僻的农村和深山里“穷游”。十几年来,夜里常常做噩梦被惊醒。

两名死者家属得知肇事逃逸者归案后,心理上也得以慰藉,赶到交警大队对警方表示感谢。

原本想逃躲到60岁再投案自首,但深山条件太艰苦,且叶某还患了严重的痔疮。一年多前,他萌发了去大城市看看的想法。2018年11月,叶某走到了广州,一直在桥洞下、拆迁房等地东躲西藏,直至被广州警方抓捕。

对话叶某:深山老林躲藏14年半夜常常被噩梦惊醒

叶某表示,被抓后自己反而没有压力了,感激看守所派医生给他看病,会配合调查,如果能借到钱,会给两名受害人家属经济赔偿。

记者见到叶某时,县看守所内的医生正在给其输液治病,其一只手被铐在病床上。随后,记者对话叶某,揭开这起重大交通肇事逃逸案发生前前后后的谜团。

目前,叶某已被批捕,案件在进一步审理当中。

叶某称,这辆平板大货车是在事发前3个月,其妻子从二手车市场买来的,由他来拉货养家糊口,但他没有相应的驾驶证。为了节省过路费和行车方便,他动起了歪脑筋,通过一处电线杆上张贴的小广告,花钱买来假军牌、假驾照。然后自己又买了油漆将车辆外观刷成“军车”模样,之后在上海及周边省市跑运输。

对这起交通事故,叶某仍记忆犹新,他说:“那天开车到安吉,天黑不久,事发路段是一个弯道,道路两侧都有行人,我驾驶的平板大货车时速大概五、六十公里,对面突然驶来一辆摩托车,由于路不宽,他不敢往路边避让,生怕撞到行人,只好踩刹车,但最后两车还是发生了碰撞。”

“我下车查看,发现一人被撞倒在路边排水沟里,一人躺在路上,两个人受伤都很严重,流了很多很多血,人已经没有一点反应了。”叶某回忆说,他意识到两条命没了,心里很害怕,担心对方家属殴打他,就悄悄离开了。离开前,还到竹胶板厂,打了一声招呼。

“我当时不敢面对发生的一切,给老婆打电话说明情况后,就把手机扔掉,翻山逃跑了。”叶某说,走了一晚的夜路,翻山到另一个村,当时身上有1000多元钱,在一家商店里买了一条被子、一张地图,然后一路步行,朝南边福建政和县老家方向逃躲。

他知道各条线路上肯定布控了警力抓他,所以他不敢乘车,也不敢住旅馆。“大概走了一年多,来到浙江丽水和福建交界的深山老林,这期间靠捡垃圾、乞讨维生。”叶某说,他担心被抓,不敢回老家,也不敢到集镇或县城去,一直呆在偏僻的农村和深山里,十几年来,夜里常常被噩梦惊醒。

叶某称,如果没抓住他,他想逃躲到60岁再投案自首,但深山里太艰苦,生存很艰难,加上又患了严重的痔疮。一年多前,他便萌发了去大城市看看的想法,因为他想“大隐隐于市”。去年大约11月左右走到广州,一直呆在桥洞下、拆迁房等不惹眼的地方。

“被抓那天,我悄悄逛到广州火车站附近,被两位民警给拦住盘问了,他们问我是不是叫叶XX,我一听这下完了,就问他们是不是浙江来的警察……他们随后就把我带走调查了。”叶某说。

叶某逃躲的14年里,付出了沉重代价,其妻子于2007年通过司法途径与他离婚;其子也因未受到良好的教育,成人后也走上了违法犯罪道路而被判刑;其父逝世前病痛缠身,他未能尽孝,也未能见上最后一面;叶某自身又患上严重的痔疮,不敢去医院治疗,病痛长期伴随,寝食难安。

“被抓后,我反而一点压力都没有了,看守所派医生给我看病,我很感激,我会配合调查和审判。”叶某最后说,老家还有两个故交,如果能借到钱,会给两名受害人家属经济赔偿。

目前,叶某已被批捕,案件在进一步审理当中。

本文由奥门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